妻子因貌美如花屡遭丈夫无端猜忌终铸成大错:《美丽的折磨

故事发生在安静的国外南部,保罗是个孤儿,他白手起家辛苦打拼多年,终于成为了有钱人。

保罗对她一见钟情,随即展开了疯狂追求。他们一个情窦初开,一个年少有为,很快走到了一起。

经过岁月的积淀,美丽的艾玛更是多了几分时尚妩媚,走在街上时常引起路人围观,而这让保罗感觉到无比的骄傲。

岁月并没有影响夫妻俩的感情,他们依旧如胶似漆、恩爱甜蜜,旅馆的生意也十分的火爆。

艾玛刚满三十岁,正值女人最有气质的年纪,她每天跟不同客人打交道,举手投足,时尚万种。

艾玛很体谅丈夫,每晚不辞辛劳地照顾他。在妻子的安慰和陪伴下,保罗才会感觉轻松一些。

艾玛内心委屈,决定回母亲家住几天。可她前脚刚上了客车,保罗后脚就跟了上去。

艾玛下车后没有直接去母亲家,而是先去见了几个朋友,保罗在她身后一路跟踪。

看着精心打扮的妻子,保罗更加坚信自己的判断。他眼含泪水,情绪激动,内心被愤怒填满。

保罗上完厕所发现妻子不见了,焦急地四处寻找。他围着湖跑了一圈又一圈,浑身早已被汗水湿透。

在连续寻找半个多小时后,保罗终于在一处树林发现了妻子。此时艾玛正穿着泳衣和一个年轻人在聊天。

两个人看起来很正常的举动,在保罗的眼里却变成了地调情,保罗气得双眼冒火,内心嫉妒得发疯。

晚上,蓬头垢面的保罗回到了旅馆,艾玛在湖边找了他很久都没有找到,只好自己先回来了。

艾玛看着丈夫这副样子又急又气,忍不住对他发起脾气,质问他为何不相信自己。

这天旅馆为了答谢老顾客,特意请来放映员放电影。电影开始前,有一段小镇的宣传片,这本是一段普通的录像。

因为录像中竟出现了那天艾玛在湖边的情景,录像里艾玛正和一个帅哥开心玩闹。

保罗感到内心的伤疤被揭开,脑海中不断联想出帅哥跟妻子亲密的画面,以往他跟妻子亲密的场景在他脑海里,男主角全部变成了那个帅哥。

他甚至已想象出妻子背着自己和小鲜肉约会的场景,而妻子的闺蜜也成为他想象中的帮凶,负责充当妻子的耳目,为她把风。

保罗被幻想吞噬,突然情绪失控大叫起来,顾客们都非常诧异,不明白发生了什么。

艾玛泪流满面,不知所措。眼前这个熟悉的男人,突然变得陌生,让她心生恐惧。

在后面的日子里,保罗的病情越来越重,每当艾玛跟异性接触,他就会追过去质问。

客人们惊艳于艾玛的美丽,忍不住调侃几句。艾玛担心丈夫吃醋,不敢有任何回应。

可即使如此,保罗还是不相信妻子,他心病复发,脑海中再次出现一幅幅不堪的画面。

在他的幻想中,旅馆里的每个人都成了妻子约会的对象,酒保、客人、服务员等等,都变成了他的对手。

保罗已经分不清幻想与现实,艾玛只要一离开他的视线,他就会发狂地冲进每个房间寻找。

她找到医生求助,希望丈夫能接受治疗,可保罗坚信自己没病,反而觉得医生也是妻子的约会对象,他们是想合力害死自己。

医生束手无措之下,决定第二天和护工将保罗强行带走,保罗偷听到了这件事,当晚就开始了行动。

不知怎么,艾玛的身上落了很多的虫子,保罗随手拿起了刮胡刀走到妻子身旁驱赶。

手中的刮胡刀一阵胡乱的挥舞之后,刮胡刀竟然变成了红色,此时保罗的身上和地上家具上都溅满了鲜血。

这是一部国外爱情电影《美丽的折磨》中的故事, 又名为《情狱》,总会让人想起国外哲学家萨特那句著名的存在主义梦呓“他人即地狱”。

但“他人即地狱”只是描述现代社会中人与人之间相互定义自己的一种状态,与“爱”这种让男人与女人相互折磨的东西关系并不大。

所以,本片的“地狱”是强调由爱而占有,由占有而疯狂所导致的人的崩溃。在本片中,保罗是导演注重刻画的人物,他由嫉妒造成的幻想可以归纳为一种所谓的“奥赛罗综合症”,但根源在于他太想占有他妻子的一切。

这虽然也是爱,但蔓延成烈火则是无法控制住的。当幻想等同于现实,当爱等同于恨,那么他忠诚的小妖精也就等同于的女妖了。

爱到了这个份上,地狱无处不在,岂独他人?保罗被医生请到办公室的那段场景,阳光犹如圣光一般照耀着保罗,可他仍然手舞足蹈的喃喃自语妻子的罪恶,他心中的地狱又怎能推到别人身上?

贝阿饰演的艾玛,气质上更多的延续了她在《天使在人间》、《甘泉玛侬》中的表演,轻盈的像朵白百合,但也葆有了她一贯坚韧不屈服的风格。

在《情狱》之前,贝阿的大多数电影都在表现坚强勇敢的“弱女子”形象,如《出电梯向左》的轻喜剧演绎,或《春季里的心》里的小提琴家。

也难怪,此时的贝阿芳龄二十多岁,一双天使般的纯洁瞳孔把男人的心照得千疮百孔。不过,她同样与生俱来的撩人气质和坚强性格,让她势必不会永远是男人眼中被怜爱的小妖精。

而《情狱》一片的有趣之处正在于,现实中的丽娜纯洁而善良,保罗幻想中的丽娜却又而放浪。一部电影将贝阿的双面气质同时展露出来,不能不说这也是贝阿的天生丽质所赋予的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